设置

关灯

6、义兄(第1/3页)

烦人的声音。

只要越去在意,就会越明显。

北原南风压下心中的烦躁感,深吸一口气,尝试转移注意力。

效果还算不错,不过仅仅只是不错。

无非就是从邪神低语变成了邪神呢喃的程度。

北原南风也没什么办法了。

他环视一圈,走到起居室一侧,拉开了拉门,从起居室来到和院子相连的房间,走到缘侧——也就是隔离房内和院子的檐廊,盘腿坐下。

凉爽的晚风微微吹起发丝,虫鸣声恰到好处压制住了耳边萦绕的声音。

北原南风终于觉得自己的SAN值下降趋势止住了。

“挺不错的嘛。”

北原南风放松了下来,双手撑着身后的木质地板,看着在月光下隐约可见的院子景色,感叹了一句。

实话说,他现在都还没搞清楚状况。

穿越什么的,果然不是那么容易接受。

跟着夏目美绪回来,包括之前遇到夏目美绪所做的事,都只是北原南风作为人的本性,趋利避害,在驱使着他,追求相对舒适的处境而已。

毕竟不跟着夏目美绪回来,就要睡街头了,连难吃的晚饭都没得吃。

这么想,当然跟着她回来啊。

但跟着回来归跟着回来,你说他对夏目美绪,她爷爷还有这栋房子有什么感情的话,那就是扯淡。

不过就在刚刚。

他发现自己还挺喜欢这个家的,准确来说是这栋房子和典型的日式设计。

毕竟带院子,还能听到虫鸣,这在前世,他可没有体验过多少次。

前世他可是社畜,997不说,回去也只能窝在……窝在……

窝在哪里来着?

北原南风皱着眉头。

死活也想不起来自己穿越之前是干什么工作的了。

同事啊,好友啊之类的也想不起来了。

工作之前的记忆倒是没有少。

就像有人恶作剧,故意消除了他一大段记忆一样,只留给他一些残渣,让他隐约知道,自己是个社畜。

“奇怪。”

北原南风检索着自己的回忆,想要回想起那缺失的部分,有些入神。

四周虫鸣依旧。

时间缓缓流逝。

“义兄……?”

“义兄!?”

“哥!”

直到。

越来越大的呼喊声,将他唤醒。

他转过身去。

刚好,一脸焦急的夏目美绪从起居室冲进了和院子相连的房间里。

两人四目相对。

夏目美绪猛地松了口气,扶着膝盖,微微喘息:“什么嘛,我还以为你又跑了。”

“抱歉让你失望了,我还赖在这里。”北原南风耸了耸肩。

“那麻烦你赖久一点哦,最好是一辈子什么的,然后下次我喊你麻烦应我一声,我刚洗完澡,以为你又离家出走了,跑了一大圈,又出汗了,可恶!”

夏目美绪撑着膝盖,等气喘匀后,来到北原南风身边,坐了下来。

因为刚洗完澡的缘故,她就穿着条超短的热裤和T恤,那白皙浑圆的大腿在月光下泛着迷人的光泽……话说她戒心真低啊。

北原南风看着她的大腿,吐槽了一句。

再怎么说旁边还有个男生,这个男生虽然名义上是义兄,但半年没见,还没有血缘关系,最重要的是,还有个不良的名号,这都能放心,心是有多大。

“干嘛,目光!恶心!”

夏目美绪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大腿往里缩了缩,抱着大腿,往旁边挪了挪。

北原南风淡定道:

“我会看很正常啊,毕竟我也是正常男性,你有空说我恶心,不如检讨一下自己。

我可是半年没见的陌生男性哦,虽然名义上是义兄,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其实说到底,毫无戒心就带着半年未见没有血缘关系也算不上太了解的男性回家这回事,本身就很没有安全意识,不妨自己对别人多点戒心如何?”

“说的也是……”

夏目美绪抱着大腿沉思片刻,然后看着北原南风,认真问道:“那你会对我做什么不利的事吗?”

“不会,我对于风险管理很有一手,风险太大的事,我一律都是持敬敏不谢的态度。”

“听不懂。”

北原南风面无表情道:“简单来说,我不想坐牢。”

“……”

夏目美绪闻言,愣了愣。

下一秒,她就猛地将脑袋移开,看向了一边,肩膀微微抖动。

晚风吹起她耳畔的长发,让她微红的漂亮侧脸显露出来,也带来了她辛苦压抑的笑声。

“什么啊,一本正经地回答不想坐牢什么的,你以后会没有女朋友吧。”

好一会后,夏目美绪终于止住了笑意,

天才1秒记住:haha.com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