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那你刀呢?(第1/2页)

嗡鸣声刺耳且尖锐。

灰头土脸的北原南风慢慢爬起来,晃了晃嗡嗡作响的脑袋。

接着,第一时间看向自己那便宜妹妹摔飞出去的方向。

然后,松了口气。

还好。

头还在……

不对。

便宜妹妹的头在不在不是重点。

重点是。

坐在地上的北原南风反应过来,扭头看向车站出口。

刚刚他蹲着的位置。

一片狼藉,浓烟滚滚。

真的爆炸了。

北原南风看着翻腾着浓烟的车站出口。

嘴边的你的名字,硬生生变成了‘你吗的,为什么’。

另外,四周静止了。

带着笑意交谈的男女,正在偷看女子高中生的不良,哭闹的婴儿,抱着孩子一脸无奈的母亲……

所以人全都一动不动,因为爆炸而溅射向四周的碎石停留在半空中,很多都已经飞到路人脸前了,路人也丝毫没有动静。

怪不得爆炸的时候没听到尖叫。

“应该击中了吧?”

“不知道,检查一下,然后回去报告,‘刻’还剩下20多分钟,我可不想因为乱七八糟的原因被对策部的那些野狗盯上。”

“安心啦。”

也正是因为四周时间停止一般的环境,让突然响起的交谈,显得格外清晰。

北原南风看向冒着浓烟的方向。

两道人影走出浓烟,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一中年人和一青年。

中年那位,一脸疲惫,眼窝深陷,黑眼圈就像画上去的一样明显,穿着一套黑西装,一看就是老社畜了。

青年则恰恰相反,穿着花衬衫,一头金毛,一脸轻浮的样子,一看就是老无业游民了。

这怪异的组合,在北原南风看向他们的同时,也注意到了北原南风。

两人脚步立刻一顿。

“喂喂喂,这什么啊?怎么会有个一般人在这里?”

青年指着北原南风,扭头轻浮地怪叫了起来。

“意外吧。”年长一点的社畜皱着眉头,不确定道。

“哥……”

就在这时,北原南风趴在地上的便宜妹妹手指突然动了动,喊了他一声。

那对怪异的组合,立刻把目光移到了北原南风身后。

“……你没事吧?”北原南风的便宜妹妹,一边轻声喊着疼疼疼,一边双手撑着地面,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倒是没事,不过……冲你来的?要不先跟我解释一下状况吧?”

北原南风指了指那对怪异的组合。

他的便宜妹妹看了眼那两人,沉默片刻后,慢慢站起身来。

“抱歉,尼桑,把你卷进来了,对不起。”

她盯着两人,用手背擦了擦脸蛋上的灰土。

“……所以到底是什么情况?”

“抱歉,我不能说。”

妹妹朝他歉意一笑,然后抿了抿嘴唇,坚定道:

“但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只要我的刀还在,我就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那你刀呢……不是,你还是解释一下吧……”北原南风举起手。

但妹妹不想跟他废话,微微提起了裙子。

叮。

伴随着一声脆响。

一柄将近一米的打刀,贴着她的大腿外侧,掉了下来。

刀尖敲击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北原南风看到这一幕,微微往后仰。

表情硬要形容的话。

就是……

老人,地铁,手机.JPG

妹妹没理会北原南风那略带嫌弃的表情,裙摆微扬,她握住刀柄,猛地一挥后。

举起刀,刀尖对准了那对社畜和无业游民组合。

“把普通人卷进来,还真有你们的风格呢。”

轻浮的青年摩拳擦掌:“……喂喂喂,现在的女子高中生都随身带着刀具,那么野的吗?”

年长一点的社畜则大声道:“刀尖对着别人,真的太没礼貌了,给我鞠躬道歉啊,后辈!”

“那接下来,我一定有礼貌。”

妹妹收起太刀,横于左侧,微微弓腰,侧身。

酝酿了一番后。

她抬头看着两人。

轻声吐出了一个字。

“燕。”

妹妹踏出了一步,半飘着,悠然冲向了社畜和无业游民组合。

如同在天空展翼滑翔的飞燕。

飘忽不定。

“大叔。”青年看了眼社畜大叔。

“照旧。”

年长一点的社畜大叔举起右手,作手枪状,对准漂浮不定的妹妹。

“来了!”

轻浮青年兴奋的应了一声,冲向妹妹。


天才1秒记住:haha.com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