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 2 章(你知道蜥蜴都吃什么吗...)(第1/2页)

冬季南方的城市比起北方更为难熬,既湿又冷,取暖全靠抖。

教室里,榕城音乐学院管弦系表演专业大二的学生坐在四面透风的教室,缩在厚厚的羽绒服里瑟瑟发抖。却又不得不全神贯注地上郁安国的视唱练耳课。

郁安国是全系出了名的严的教授。课堂表现全记入成绩,平时和期末各占百分五十分数,差一分也不给过。因此基本没人敢逃他的课。

被点到名字的同学愁眉苦脸地站了起来。郁安国的手在琴键上稳稳按下。

“do,mi,#so.增三”

“do,降mi,so,不不不,降so,减三和弦。”

“do,mi,sol,la,好像是小……小七五六?”

郁安国的节奏很快,每组和弦间隔不到三秒,被点名起来回答问题的同学都快要哭了。

“班长。”乔欣捅了捅坐在身边的班长,做了一个救命的口型。

班长尚小月瞟了她一眼,“叫我做什么,我听音高也不算好。”

乔欣掐了她一把,“老凡尔赛了啊,你不好谁好?”

尚小月半笑不笑地把头发别到耳后,视线却有意无意从坐在前排的那个背影上划过。坐在她前侧方的半夏一只手转着笔,一手支着下颌正看着窗外发愣,似乎根本没在听教授的课。

这家伙根本连课都不认真听,偏偏教授还特别喜欢她。

尚小月出生音乐世家,父亲任省交响乐团团长,母亲在某文公团任职。音乐世家,家庭优越,自己本身也优秀,从小拿了国内各种少儿小提琴大赛的奖项,在哪里都是鹤立鸡群一般的佼佼者。

偏偏进了海音之后,总隐隐被从普通中学考进来的半夏压了一头,心情就免不了有些微妙。

加上半夏不住校,大一开始就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不太和大家来往,也很少参与集体活动,显得分外高冷。这就让尚小月越看她越不顺眼,暗暗将半夏看成自己的劲敌,不论在哪都要和半夏比较一番。

“这么基本的三和弦,就是小学的琴童都不会听错。”郁安国脸色阴沉,皱着眉头敲讲台,“你们真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学生。下一个,谁来?”

班上的同学你看我我看你,没人愿意上去。郁安国节奏太快,要求又高,上去没准就要出丑。

尚小月左右看看,举起了手。

琴声响起,少女挺直脊背站在教室中央,脖颈白皙,声音清亮而自信。

“do,mi,sol,si,大七”

“do,bmi,bsol,bsi,半减七。”

“do,mi,sol,si,fa,la,do,mi。”

“mi,sol,si,re,sol,si,re,fa。”

伴随着尚小月流畅且完全正确的回答,郁安国的脸色总算略微放缓和。

下台的时候,同学们给她报以掌声。

“一个都没错,厉害,班长就是班长。”

“就是,还是班长牛逼。”

“这下老郁不至于骂人了吧?”

尚小月嘴角勾起了一点矜持的笑,从容不迫地在同学们的掌声中坐下,向着同桌的乔欣悄悄挑了一下眉头,但当她的视线貌似无意地从半夏脸上掠过的时候,嘴角的幅度一下就跨掉了。

昨夜下了一场大雨,窗外的树叶现在还挂着雨滴。坐在窗边的半夏正盯着窗外树叶上的雨滴发愣,仿佛那是什么难得的景致,根本没有注意到尚小月刚刚完美的表演。

她就是这样看不起人。尚小月愤愤不平地想到,最多不过就是和我一样全对而已,还能上天吗。

“半夏,你来。”郁安国正好在这个时候,点到了半夏的名字。

半夏的耳朵好,几乎每一节视唱练耳课,教授都要点她起来回答,并喜欢以她为标准打击其他同学。

半夏完全没注意到身后同学百转千变的心里活动。她整节课都在埋头想着昨夜的事,被点到名的时候,还多亏坐在一起的潘雪梅推了自己一把,才醒过神,恍恍惚惚地站了起来。

郁安国的标准音出来的时候。

半夏下意识道:“高了。”

“什么高了?”郁安国皱眉。

“琴不准,老师。音高了一点点。”半夏捏着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下,“大概高了一两个音分。”

这一下别说班上的同学,就连郁安国都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郁安国看了她半晌,从抽屉里取出定音器,测了一会音准,最终点点头,

“是高了那么一点点,该叫人来调一下音了。好吧,今天的练耳就到这里,下面开始摸唱。”

这一下,全班都发出了吃惊的赞叹声。

午饭的时候,主修长笛的潘雪梅还在对这件事念念不忘。“夏啊,你到底是怎么听出来的,你真地所有听过的声音都能一下就记住吗?”

“啊,”半夏埋头赶着吃饭,口中含含糊糊道,“就听出

天才1秒记住:haha.com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